首页 > 广播经济频道 > 小凤直播室 > 读谈话实录

经济学家 薛兆丰 大英百科全书/信是有缘/巴赫

  • 来源:齐鲁网
  • 2012-09-25 13:55

关键词:小凤直播室 小凤

[提要] 改造“世界”,非经济学所长;但改造“世界观”,却是经济学的强项。——薛兆丰

      薛兆丰,青年经济学家、经济专栏作家,《新周刊》“顶尖人物”之一。1991年毕业于深圳大学软科学,现为深圳某机构投资顾问。并一直给《财经周刊》、《南方周末》、《书城》等刊物撰写经济专栏。尤以其对“反垄断法”持不同意见和对微软靠创造获得地位持肯定立场而为国内学界所关注。作品集《从世贸说起》、《经济学的争议》繁体字版,已在香港发行。拥有个人主页http://www.StevenXue.com(制度主义时代)。

      去年冬天最冷的时候,我一直在忙着和兆丰通信,希望他能接手我策划的一档栏目,叫“兆丰谈经济”。那是在我担任晚间节目《经广夜未眠》的制作人时,突发奇想的一个创意。可惜无论我怎么巧舌如簧,最终还是没有能够说服兆丰,他实在太忙了。至今那份长达2000字的节目策划书还在我的电脑文档里保留着,今天在这里透露了这个Idea,如果哪家做电台的朋友还想请兆丰,可以来我这里索要策划书,我免费提供,好让兆丰这块大金子能发更多的光。

      在兆丰身上,有着一种十分清新淡雅的学者的气息。他的观点在网上总是会引起持久的争议,以至于张五常先生在为他的新书香港版作序时,建议他的书名干脆就叫《经济学的争议》。比如他说:我赞成自由贸易,支持中国加入WTO。不是一般的支持,不是认为入世“有好有坏”的那种支持;而是认为中国的贸易谈判应该尽量让步,认为“愈让步就愈进步”的那种支持。他对于政府财政扩张、价格管制以及反垄断法的诸多不同观点也常常是一石击起千层浪。

      对兆丰最深的印象,是听他讲起的在深圳大学的一段回忆,那是大一的时候,晚上他给同宿舍的好友朗读卢梭的《社会契约论》,不时夹杂着一句:“睡着了吗?”如果有反应,就继续念下去。

 

制度主义时代 

凤:兆丰,我昨天一直泡在你的个人主页上,有人曾经说你是互联网上可以找到的几乎是惟一的经济学学者,你现在还是惟一吗?

薛:我相信不是了,因为很多比我名气更大的经济学学者都有自己的网页,或者有人帮他们把文章做上去,但是我可能是在国内最先自己动手来做网页的人吧。我挺喜欢接触新科技新技术的,在1995年底的时候报名上网,那时候网上只有几十个人,经常见面。

凤:你大学的时候是在数学系,那时候有没有学编程之类的?

薛:有的,大学的时候学的是和现在不太一样的计算机语言,毕业后我做过程序员,用的是数据库。

凤:现在还有人在用你编的程序吗?

薛:有的,我们公司的工资软件就是我编的。

凤:请教一个问题,你的主页为什么叫“制度主义时代”?

薛:因为在做这个网站的时候,希望有一个名字能够最简洁地去刻画我所有思想的主题。制度主义经济学对我的影响挺深的,我就用了这个名字,而且用了“时代”,好像有一种气势在里面。

凤:“制度主义经济学”,刚才我在介绍你的时候,两次嘴都别不过来,我上学的时候学的还是政治经济学呢(笑),什么是“制度主义经济学”?

薛:传统的对经济学的定义是关于资源怎么配制的,我们现在看来,经济学是解释人的行为的学科,就是说,我们认为人的本质都是一样的,他们在不同的社会环境下,在不同的条件约束下会有不同的反映,我们就去研究他们在怎样的约束下会有怎样的反映,这就是制度经济学的核心。

凤:我刚才注意到你说是研究“人”的行为的学科,经济学也开始研究“人”了?!这好像是人类学或哲学之类所关注的吧?

薛:有时候你会发现研究一个学科的时候并不很确切知道它最好的定义是什么,现在我们发现经济学最好的定义是“研究人的行为”。

凤:我们稍后再慢慢探讨吧,如果一开始我们就说这么深的话,真的怕把听众朋友吓跑。

薛:对,我们说些有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