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广播经济频道 > 小凤直播室 > 读谈话实录

DJ 张有待 生活在别处/直到世界末日/比利乔

  • 来源:齐鲁网
  • 2012-09-25 11:01

关键词:小凤直播室 小凤

[提要]DJ不是上帝,但上帝一定是个DJ —— 张有待

张有待,中央戏剧学院毕业,北京音乐台DJ,致力于摇滚乐、爵士乐、电子乐的传播。主持的《新音乐杂志》《LISEN FM》等节目,被认为是“影响了一代人”。曾参与美国格莱美颁奖礼、荷兰北海爵士音乐节、苏黎士电子音乐节等大型活动的现场转播 ,并举办多场千人户外PARTY。

听我节目的朋友都知道,我是一个饶舌的主持人,堪比《大话西游》里的唐僧,没有让大家为我上吊自尽或切腹自杀,已经实属万幸。我见到了一个最不饶舌的主持人,他在一期节目里说的话加起来不过3、5分钟, 因为那么好的音乐,已经替他说出了所有的秘密!

那个周二的下午,我正在宾馆的房间里熨一件蓝色的发皱的棉旗袍,水气蒸腾,有待来了,一如传说中的清纯和安静。当我坚持把旗袍熨完的时候,有待已经拿出自备的干粮和水开吃了,准确的说是一包蛋塔和一瓶果汁,那时已经是下午3点,这是有待那天的第一顿饭。这真是一幕很有意思的生活场景,简直可以用火热来形容。当我放下手中的活,而有待也吃得差不多的时候,我们的谈话就开始了。

我是DJ

凤:我第一次听到有待的时候,当时很惊讶:唉呀,这就是有待啊!他几乎不怎么说话。这太让人吃惊了,这主持人他怎么可以这么自信呢,你这种主持风格是怎么形成的?

有:首先我不是主持人,我是DJ。DJ是放音乐的人。在我的节目里面音乐是主角,我是次要的,我想要说的话都在音乐里面表达。好多听众给我来信说你昨天晚上说了什么什么话,实际上我那句话根本没有说。我觉得Talk is cheap,语言是很廉价的,但语言可以让它变得很贵,就是你说得少,就变得贵了。

凤:我曾经在你的节目当中听到你放SUEDE山羊皮乐队《Elephant Man》《象人》,当时我就在想,如果换个DJ,他可能会放《Everything WillL Flow》, 你自己有没有一个标准:什么样的音乐是可以进入你的节目的,什么是被踢到门外的?

有:有,就是你能听见做音乐的人他的最真实的东西。有些东西很假,即使他做出来很酷,特别是摇滚的,你一听就是假的,这东西骗不过我。

凤:你不是在家里临走之前找几张盘放口袋里到直播间里就那么放了。你是否在用一个小时所呈现的音乐表达你个人对于节目从头到尾的一个创意?

有:没错,你说我从家里拿一堆唱片,这很容易,但这个是我不会做的一件事情。你放什么歌,在它后面再放什么歌,都要有一个理由。这就是一个原则:生活当中你做,为什么这样做,都要有一个理由。我不一定把这个理由告诉你,但自己必须得找到一个理由。

凤:其实很早就知道有待了,我采访的嘉宾他们总是不停的提到你,比如孟京辉,他说有待那时候在中戏,穿一件黑色的风衣,领子竖的高高的,然后特神秘,看到朋友,就从上衣的口袋里‘噌’掏出一盘磁带说:这个,你拿去听听。所以大家就把你封为摇滚普及办公室的主任。

有:那是80年代,我在中系读戏文,一个宿舍很挤,住六个人,那时我有一个录音机,别人都没有,晚上白天都在放音乐,和我一起住的同学从全国各地来的,都特别反感,觉得我放得音乐又吵又难听,每个人差不多都和我吵过架。

凤:如果不喜欢摇滚乐,那感觉就是又吵又难听。

有:到第二年,宿舍里有人就开始说:有待能不能放昨天晚上你放的那首歌?你能不能放一首谁谁的歌?我就开始给他们介绍。到第三年我宿舍的人都特别骄傲,对别人说:你看,我跟有待住一宿舍,我知道披头士,我知道U2。从那时候我已经是一个DJ了,尽管还不知道什么是DJ。

凤:后来是怎么到北京电台做DJ的。

有:那时我在上学,有一个美国公司他们跟中央电台合作一个节目叫“外国音乐一小时”,他们想找一个节目的制作人。有一个朋友介绍美国人去我的学校,我正在学校里面做周末的地下party,放音乐,那美国人听到后,请我去做那个节目,从那开始。

胶木情结

凤:一做就做了将近十年的时间,你有一句话特别打动我,好的音乐就是一个秘密。你现在是不是中国秘密最多的人?你自己收藏了多少张CD了。

有:我没数,但我觉得很多,一大堆吧,我的墙全是CD架子。我现在已经不再买CD,我现在开始收藏胶木,胶木唱片和CD一样多。

凤:胶木唱片有什么好处。

有:胶木唱片是真正的唱片。

凤:是不是过去老式唱机里放的。

有:对,我现在一个巨大的工程就是将我所有的CD,再买成胶木,我觉得那个才是真正的收藏品,他的封面,还有唱片。你可以摸到那个音乐,闻到那个音乐。CD的音质很干净,对一般人来说听起来很清晰,但是它过于数字化,太硬了,而一张胶木唱片,你可能会听到上面有僻哩叭啦的声音,但它是和空气接触产生的静电,它是真实的声音,而且唱针在槽里面走时,每一个槽里面记录的是时间。

凤:太美了,不过我告诉你,我就是听胶木唱片长大的,你信吗。

有:真的?

凤:真的,从小学到中学做课间操时,那个“第六套广播体操,现在开始!”就是用的胶木唱片。

有:(笑)对不起,那不是胶木的,那是塑料的。蓝的,红的,都是中国做的。

凤:嗨,真丢人,但那也是用唱机放的。